我的母亲

时间:2019-04-12 19:14:42 | 作者:佚名

翻开一页页相册,我才意识到,母亲真的老了。

我的目光被一张布满了岁月痕迹的照片给吸引住了,原来曾经的母亲也是如此年轻靓丽。照片上的她扎着干净利索的马尾,一身充满年代感的黑白西式套装,一双擦得发亮的尖头皮鞋,再配上那标志性的笑容,即使放在今天,也足以称得上是我的“女神”。

母亲说,那是她结婚之前照的。我顿时鼻子一酸,仿佛千头万绪涌上心头,又难以言表。回想这些年里她为了照料我们一家人的饮食起居,日日起早贪黑,转眼间,母亲真的老了。

冬天是个让母亲又喜又悲的季节。自从多年前父母背井离乡,带着我和我哥哥来到杭州,就一直在这里做炒货生意。春节前夕炒货生意是最好做的,所以每年这时候我们并不能像大多数异乡人那样欢天喜地地回老家过年,必须留在这里承受着只有一家四口的冷清。我望着那些来家里买完年货赶着回家过年的人,心中满是酸楚。母亲看在眼里,只好在除夕夜买回一大堆好吃的,笑着哄我说:“你看,在哪里过年都一样,想吃啥咱买不就行了吗?”我抬头盯着她,在她的目光中我读出了她的无奈。

母亲的皮肤总是过于敏感,也许是真的老了,每到冬天,她的耳朵以及手脚总会作文http://Www.ZuoWenWang.Net/长满冻疮。布满皱纹的脸庞,再配上那丝丝缕缕、数不清的白发,让这个四十不到的女人硬生生地看起来老了一二十岁。她的双手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照片上那双芊芊玉手早已不复存在。肿胀的手指上面还有一道道伤疤,她这些年所经历的风霜是我难以想象的。更让我不理解的是,每天早间和午间总是店里最忙碌的时候,以致于她总是无法准点吃饭,而且常常一忙就彻底忘了吃。每次我问她,她都显得毫不在意:“一忙起来,哪还顾得上吃饭啊!”可这不以为然的样子却无法让我释怀。

还记得刚来这儿的时候,母亲晚上就会带着我和哥哥到小超市里去。她问我们想吃些什么,我便取了心慕已久的泡泡糖。当她领着我们准备去结账的时候,被售货员拦住了,指着那个泡泡糖说:“这个糖很贵的,还有另一种很便宜的,要不要换换?”母亲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堪,她低头瞅了瞅我,看到我渴慕的表情,便咬咬牙,还是给我买了下来,并且临走时又多买了两三包。我想她心里一定想着:不要以貌取人!回到家,她一直默默地低着头洗碗,一言不发。

那一页页相册见证了我们的成长,也见证了母亲日渐沧桑。她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母亲,我一直这样想。

  •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