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时节

时间:2018-06-18 07:44:26 | 作者:万石佳

说实话,我是挺喜欢秋天的。捡两片银杏叶,做几枚书签,在秋高气爽的天气里散步,是蛮令人欢喜的。可近来压力渐大,学业渐重,我实在腾不出空来,去赏秋。待我有空了,眼前的秋却已过了大半了。

我是在不知不觉中,知晓了秋的到来。也许是桌子上时常出现的肥蟹,也许是处处飘香的金桂,也许是天幕中渐圆又缺的秋月……送与我秋天的讯息,实不怎么明显,也或许是埋在作业中的我,加上两点一线的生活,让我无暇去留意。

“一年好景君须记,正是橙黄橘绿时。”终归还是要去望一下秋景的,被母亲硬是拽进了农林大学。本是不怎么情愿的,被窝总是要舒服些。但眼前的情景渐渐让心情清爽了许多,不知怎的,我竟有几分愉悦。

靠上一棵已染得金黄的银杏,观望着远处落叶纷飞,作文http://Www.ZuoWenWang.Net/踩着脚下“吱嘎”作响落叶,吸着一缕缕清爽香甜的空气,心生几分惬意,似乎摒弃了沉重的担子和加紧的学业。

清风拂面,背靠树木,我与大自然的秋进行着最简单的接触,许是找回了童年秋天的几丝欢愉吧。我回想起了外婆家的那棵银杏树。银杏黄时,外婆挽着我的手,去捡白果;那咕嘟咕嘟冒泡的大锅里,总少不了滚得糯糯粉粉的白果……

谈秋时候,总不能忘谈蟹的。虽说“不到庐山辜负目,不食螃蟹辜负腹。”但吃蟹,是件麻烦的事,父亲总说我笨手笨脚的,吃不了蟹。父亲吃不了蟹,他却知道如何剔肉,怎样好吃,那里不能吃。他总会在吃蟹时拿过我的姜醋碟,然后把满满一碟还给我,可见,他是十足爱我的。

秋,我还是欢喜的,蟹,照旧是吃的,可童年的光阴,是一去不复返了。

  • 上一页12下一页